资讯动态

所在位置: 首页 > 资讯动态

唐明邦《周易》象数对古代科学发展的影响之一

编辑:武汉尚方风水 | 日期:2018-06-08 08:55:38 | 点击:12

《周易》这部古代哲学著作,它所阐述的宇宙变化理论和象数思维模式,数千年来对锻炼古代思想家、科学家的理论思维能力和思维方法起过重要作用。许多思想家、科学家在易学思想教养下成长;不少发明创造,同易学思想都有密切联系。

《周易》象数思维模式,同其哲理一样,素为科学家们所信奉。关于《周易》的象和数,《易传》论述道:八卦的产生是圣人观象的结果。“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,近取诸身,速取诸物,于是始作八卦”。[1]象的实质在象其物,“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,而拟诸其形容,象其物宜,是故谓之象”。[2]关于数,《系辞》则说:“参伍以变,错综其数。通其变,遂成天下之文,极其数,遂定天下之象。”有象有数,《周易》乃成为中国古代的“宇宙代数学”。它蕴涵着相当深刻的数理哲学,可以“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,曲成万物而不遗”。[3]古代科学家借用《周易》取象比类和运数比类的思想方法,进行科学思维锻炼,不无道理。

《周易》象数学,制定种种象数思维模式。黄宗羲《易学象数论》,分析了十一种易象。《四库全书提要》评述该书要旨说:“大旨谓圣人以象示人,有八卦之象、六爻之象,象形之象,爻位之象,反对之象,方位之象,互体之象,七者备而象穷矣。后儒之伪象者,纳甲也,动爻也,卦变也,先天也,四者杂而七者晦矣。故是编崇七象而斥四象。”《易学象数论》前三卷分析象,后三卷分析数,其数包括洪范数、皇极数、六壬、太乙,遁甲等。他认为,“世儒过视象数,以为绝学,故为所欺。”他要一一疏通,加以廓清。黄宗羲对于易学象数,既不一概斥为荒谬,也不盲目推崇。但他未结合易学象数的实际运用,和古代思维发展的历程,比较其得失,分清其主流与支流,作出恰当评价。

易学象数作为一种逻辑思维工具,不妨称为易学逻辑。《淮南子》谓“清明


[1] 《系辞下》第二章。

[2] 《系辞上》第十二章。


[3] 《系辞上》第四章。


条达,《易》之义也”,[1]利用象数模式的确有“清明条达”的思维效果。因为,它在一定程度上可帮助人们整理杂乱的感觉经验,使之条理化、图式化;利用各种图式结构,把人们观察实验得来的关于事物发展的节律、周期、对称、平衡、相互制约等情景加以规划,某些图式,甚至可以帮助人们进行预测。恩格斯指出:以往自然哲学的特点是,“用理想的、幻想的联系来代替尚未知道的现实的联系,用臆想来补充缺少的事实,用纯粹的想像来填补现实的空白。它在这样做的时候提出了一些天才的思想,预测到一些后来的发现,但是也说出了一些荒唐的见解,这在当时是不可能不这样的”。[2]象数思维影响下的古代自然哲学,大抵如是。

本文就易学象数在古代某些科学技术中的运用,作些介绍;因篇幅限制,这里只就易学象数在古代天文、地理中的应用,作详细介绍。易学象数对古代科学的发展究竟起了进步作用,还是阻碍作用,值得具体分析,对中国古代科学创造起遇“助产婆”的作用,值得认真加以研究。

(一)、天文借象数显示星移斗转周期,地理借象数标志分野坐标系统

易学象数从仰观俯察而来,为天文、地理所借用,是很自然的。实际上人们是以丰富的天文地理知识为基础,用它来进行归纳概括,便于掌握天象运转的周期和地理分野的坐标。

《易传》论述了天文地理同易象、易理的关系,指出:“大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先天而天不达,后天而奉天时”。[3]人们利用易学象数来规范天文地理知识,正是为了“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。”天文与历法关系十分密切,观天为了定历,目的在“与四时合其序”。

古代从农耕、畜牧、渔猎出发,普遍重视天象观察,天文知识十分普及,顾炎武说:“三代以上,人人皆知天文。”《日知录》写道:“‘七月流火’,农夫之辞也;‘三星在户’,妇人之语也;‘月离于毕’,戍卒之作也;‘龙尾伏辰’,儿童之谣也”。依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定四时,乃西周初年民众常识:“斗柄东指,天下皆春;斗柄南指,天下皆夏;斗柄西指,天下皆秋;斗柄北指,天下皆冬。”[4]古代学者,天文观测的兴趣浓厚,“尽则布算,夜则分野”,习以为常。



[1] 《泰族训》。

[2] 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四卷第242页。

[3] 《乾·文言》。

[4] 《鹖冠子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