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烈中

毛泽东与《易经》

编辑:yanliezhong | 日期:2020-11-19 11:05:00 | 点击:298

毛泽东与《易经》

文/来源网络

《周易》被誉为“群经之首”,玄奥神妙,博大精深。它始于远古,用于历代,传世至今。古人用它上测天,下测地,中测人事。在历史长河中,《周易》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伟大标志,也是中华民族最高智慧的象征。对于这样一部伟大著作,饱读经书,活用经书,经天纬地的毛泽东来说,一定是没少读它,没少研究它,没少用它,没少神往它。
     一代伟人毛泽东,自幼熟读经史,对传统中国文化的了解,非一般人所能及。作为“群经之首”的易经,毛泽东不但熟读,而且融会贯通的使用,这种使用,几乎涵盖了他生命的全部。


毛泽东(右一)和父亲毛贻昌(左2)堂伯父毛福生(右2)弟弟毛泽覃(左一)在湖南长沙合影 Hunan,1919.
     早年,这个韶山冲的农家伢子,到长沙后遇见蔡和森,两人第一次讨论的除了在中国如何创建一个组织,领导人民变革,改变当时社会状况的议题外,第二个就是相互交流对易经的学习,理解。共同的爱好及共同的易学功底,拉近了毛、蔡二人的距离,自此,二人成为挚友,同志。
    1917年9月,毛泽东、蔡和森,张昆弟、彭则厚四人,从湘潭县出发,步行50余里,到了湘潭昭山寺,在路边店吃了饭后,欲借宿该寺,寺内和尚不大愿意。毛泽东特意与和尚谈论易经,并背诵其警句,引起了和尚的共鸣。和尚见毛等人对易经的了解,已经达了很高的高度,非常认可。把他们引入寺内,高兴地留宿。
      1917年夏,毛泽东空囊游学,甚至行乞游学路,至宁乡印山密云寺,与密云寺和尚,谈经论古。密云寺和尚易学造诣很深,能从游子的谈吐、长相中预测游子的未来。和尚预测,毛泽东将来要坐天下。和尚与毛大谈特谈帝王有宗教的天性,易学的哲学性等等。
   毛泽东顺应和尚的思路,讲了宗教、易学、哲学完全可以和平共处的话。和尚说,希望“毛施主记住今日所言”。言下之意,若他日坐天下后,别忘了今日宗教,易学,哲学和平共处的承诺。毛泽东不解和尚为何要他不忘今日所言。原来,毛泽东当时自己也未尝料到,一个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,日后会在他手中诞生。

      追求平安,渴望吉祥,趋吉避凶,迎祥纳福,是人们亘古不变的追求。也是中国风水的主旨。易经,被誉为中国风水奠基作品,主要解析太极8卦,64卦384爻,古代人不了解大自然的神奇,不能用科学解释大自然现象,往往借助卦象来推测,来探求。《周易》,正是这方面集大成者。当然,风水堪舆,只是《周易》中的一小部分。也只是古时候人们学习推演易学的一个方面。
      随着时代的进步,科学的发展,周易这方面功能渐渐在退化。而周易的哲学性,文化源头性,越来越被人发掘,被人重视。毛泽东所处的民国时代,对周易的风水堪舆,大部分人是认同的。毛泽东不同,只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。大家知道,共产党人本身就是无神论者。但是,毛泽东寺庙抽签,的确确有其事。

     延安时期,毛泽东登临延安附近一山顶,进入寺庙,方丈与其交谈,交谈中毛报出自己的生辰年月。方丈掐指一算,说,“施主,这个地方您不该来,既然来了,下次不要再来了。”方丈并不认识毛,也不知道毛的身份。只是根据周易风水推演。据随行者后来回忆,方丈说,这个地方寺庙与毛相冲,来一次,江山有难。后来,延安真的被胡宗南攻陷一次。据说,自那一次后,毛再也没去过该寺庙,尽管这寺庙离延安并不远。
     还有一次毛泽东抽签算命的经历。有两种版本。叙述同一件事情:1954年2月,毛泽东爬玉皇山,同行的有谭震林,罗瑞卿、柯庆施等。玉皇山耸立在西湖与钱塘江之间。山腰有紫来洞,毛泽东一行洞前俯瞰山下的八卦田,他们少不了一番谈古论今。山顶有个福星观,只有一个瞎眼和尚在。进入观内,一说是毛泽东亲自抽了一签,一说是摄影记者遵毛之命代抽了一签。毛把签拿到手一看,笑出了声,之后,把签递给了罗瑞卿,罗看了,也笑了笑,罗把签递给谭震林,谭看了也笑了起来,签在同行人传了一遍。重新交还到毛泽东手中,毛随手扔到了地上。一警卫战士好奇,待他们出观后,忙捡起来带回来了。
     签的内容大约是:此命权威不可挡,紫袍玉带坐朝堂。娶妻三房又四妾等等。不管毛泽东抽签什么目的,也许是好玩,随意而为之。也许什么目的也没有,不自觉的行为,不管怎样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。毛对易经蓍草占卦有些认同,尽管他是无神论者。
      毛泽东对周易的研究。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有两个小故事可以佐证。一是电影《决战之后》,被捕的国民党一位中将要管教人员给他买书,买《易经》。他说,全中国只有两个人最懂易经,管教人员说,“哪两人?”这位将军指着自己的鼻子说,“我”。管教人员说,“另一人是谁?”这位将军说,“毛泽东”。
    这件事反映到毛泽东那里。毛泽东说,给他一套吧,最好是给乾隆版的,因为其他版本错误的地方多。从这件事可以看出,毛泽东对易经研究的深度,已经到了清楚了解各种版本优劣的高度,功夫之深,能够对周易各种版本甄别,实属不易。
      另一个小故事,1963年,山东大学一位教授写了一本《周易古经今注》。后来,作者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的学术会议,受到毛泽东的接见。接见中,毛拉住教授的手,说,“您的书我看了,写的不错。”该教授回校,将自己的著作寄到北京,托一朋友转呈毛泽东,为此,毛泽东亲自给这位教授写了回信,一个大国领袖,为了《易经》的学习,给一位普通学者回信,言词谦虚恳切,尤属难能可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