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烈中

中國風水术中的玄學最為亂象叢生

编辑:yanliezhong | 日期:2019-10-03 22:36:23 | 点击:17

       中國學術之中的「玄學」最為亂象叢生

       自宋之後的「家學法脈」傳承漸漸失落,到明清之後更是各師各法,宗派混淆更加不清,互相攻擊視為便飯閒談。

        在微博上跟一位深圳的「大師」相談,我說《玄空風水》需用到「九星飛吊」。他說「飛星」不是「玄空風水」,後來我列舉《沈氏玄空學》及《中洲派玄空學》的著作都需用到《紫白九星》時,他對我說「信書不如無書」云云,續說「陰陽是風水仙佛儒宗的大本,一切都從陰陽出」。「陰陽」是中國哲學的宗本,它可套入「中醫」「軍事」等等的無限話題。我見他如此對答的不着邊際,以「陰陽」兩字為搪塞敷衍,真不知道他對風水知識有多少實學。我只好覆他「老師說理不談術」。風水術雖不離「陰陽」兩字,但既稱是「術」,它必有摸得着的「運用」部分,而並非以「理」為覆蓋,還需「數」為運用的。
         他說的「信書不如無書」或是對的。在閱讀宋朝和尚靜道的《入地眼全書》時,發覺此書有問題,不是「門派」的事情。這書是清代道光年間才刊印於世,說是宋人和尚托長老的孤本。托長老靜道和尚自稱在北宋的淳化元年(990)及至道元年(995)間,有替人家看風水。但書中勸人多讀前輩的典籍,如唐時人陳亞和的《撥砂經》及賴布衣《催官篇》。問題就出在這《催官篇》的提議。賴布衣是宋徵宗(1101—1126)年間生的人,而活躍於高宗(1127—1162)時代的風水大師。試問,托長老早生賴布衣一百幾十年的人,怎會知道賴布衣的《催官篇》呢?這本《入地眼全書》必定是經後人增刪了內容的書籍。這書是以「天星」為本兼論「納甲」的理論。《催官篇》是以「天星」論龍,所以也跟《入地眼全書》有類似的論述,雖不盡相同,但有相錯相合的地方。可以肯定,《入地眼全書》必定有後學者加入了不少後來流行的「宗派理氣」內容。
      《入地眼全書》論巒頭及水法的形勢的確很到位,然而「祿馬」「貴入」等等就似是以「算命法」來談了,即「甲祿到寅,乙祿到卯」等等,甚至「羊刃水」等等都是在《紫微斗數》中都可找到的理則。「風水理數」與「祿命理數」是兩個不同範疇的運用法則,两者兼用的地方非常之少,而《入地眼全書》卻有很多用到「命理」的內容。這書與玄空學的分別很大,它用的理氣多含有「納甲」的規則。《青囊奧語》說:「明玄空,只在五行中。知此法,不須尋納用。」章仲山說:「八卦九星本來無有凶,不合則凶;本無有吉,合時則吉。如此墓宅之興衰瞭然矣。何必尋乾尋甲之法乎?」據王亭之老師說賴布衣的「天星」說是「玄空學」的一個分支流派。(来源网络)

相关推荐